主播脱得一干二净,东方800在线观看免费,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


主播脱得一干二净,东方800在线观看免费,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
主播脱得一干二净,东方800在线观看免费,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

7月10日,坐在太原市的1路公交车上,严佳宁再一次看到了太原理工大学的校门。作为2020届毕业生,这里是他生活、奋斗了四年的地方,他多想再回到校园里看一看、再打场篮球,可考虑到疫情防控需求,他忍住了。“疫情让这个毕业季很特殊,特殊毕业季也让我们有了特殊的行动与回忆。”严佳宁说。

太原小伙严佳宁是太原理工大学安全与应急管理工程学院安全工程专业Z1605班的学生,今年9月,他就要去北京科技大学开启新的旅程。疫情防控下的特殊毕业季,严佳宁和他的同学们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回忆。7月13日、14日,山西晚报记者采访了Z1605班的4名同学,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毕业故事。

把阳光和温暖留给学弟学妹

安全工程专业Z1605班有35名学生,10人保送研究生、15人考上研究生,班级团支部在评选五四红旗团支部时在全校数百个团支部中综合得分第一,可以说是太原理工大学的“明星”班级。虽然疫情让这个班级减少了相聚的时间,但班长郭瑾昆总是想方设法让大家“在一起”。线上班会、视频讨论等线上活动拉近了班级成员的距离;志愿者餐厅服务、给学弟学妹晒被子、趣味运动会等线下活动,让大家重温了班集体的温暖。

“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们能给校园留下些什么呢?”毕业前,郭瑾昆一直在思考,“让我们动手给学弟学妹留下些阳光和温暖吧。”郭瑾昆说的是给学弟学妹晒被子的活动。4月底,太原理工大学虎峪校区还略显空荡,只有毕业年级学生回到校园。为了让陆续返校的学生感受到春日温暖,学校后勤中心组织了给学弟学妹晒被子的活动。作为班长的郭瑾昆积极动员大家参加。

五一劳动节上午7时许,郭瑾昆和三十多位同学来到学弟学妹宿舍楼前,准备让久不见阳光的被褥“下楼”透透气。郭瑾昆他们组负责1号、2号、3号、5号、11号公寓楼的被子。每座公寓楼有6层,每层有20多个房间,每间6人,大部分学生通过宿管阿姨在线上登记愿意晾晒被褥。这意味着,等待郭瑾昆他们的是超过500多条的被褥。

郭瑾昆和同学们先将被子逐一标号,然后徒步搬运至宿舍楼门口的晾衣杆上,把被子、床褥摊开,平平整整搭在架子上。搬运一个多小时,大家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但被褥才运了100来条。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提高效率?“我在楼道里仔细观察,发现可以安排一个同学站在每层楼梯拐弯处,打包好的被褥由高一层的同学扔给下一层的同学,垂直向下传递,形成了一个小型流水线,省却了爬楼梯的烦恼。”郭瑾昆告诉山西晚报记者,采用新方法后,效率提升了一倍。

从早晨7点多到下午6点半,宿舍楼下铁丝网上花花绿绿的被褥晒了一轮又换了一轮。“那天真是累惨了。”郭瑾昆笑着说,“但一想到自己在离校前,给母校、给学弟学妹留下了这样一份礼物和祝福,我感到很充实也很快乐。”

6月21日,太原理工大学2020届毕业典礼在“云端”举行,郭瑾昆对着手机,看毕业生代表上台接受拨穗授礼、接过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向学校服务人员代表鞠躬致意,齐唱校歌……心中一阵莫名感动。他在直播平台默默点了个赞,留言“青春不散,前程似锦”!

重温为梦想奋斗的岁月

在屈璐瑶眼中,太理虎峪校区不大,十多分钟就能走到头,太理虎峪校区不小,属于这里的回忆太多太多。离开校园前,最令她不舍的,当数致明楼。“大三,那是我勤工助学的地方;大四,那是我考研复习的场所。”屈璐瑶说,离校前,自己又一次去了致明楼,409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已经放置了他人的学习资料。她坐在那里拍了一张照,记录这个曾经“属于”她的位置,重温为梦想奋斗的岁月。

大三第一学期,屈璐瑶报名参与了学校勤工助学活动,负责致明楼四层一间教室的卫生清洁工作。致明楼二三层是办公楼,四层以上基本上是自习室。屈璐瑶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书桌上摆满了考研资料,总有人在为考研拼搏。当时的她就感觉到了,自己也会坐在这里,为梦想而奋斗。

果不其然。一上大四,屈璐瑶就在致明楼409教室圈了一块“地”,开始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一切与她看到的是那么相似,7点半开始学习,11点半回寝室休息。只有吃饭和上厕所的时候,才会离开座位活动活动。但当她收到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面试通知书的时候,又觉得当初的努力是那么值得。

疫情让研究生面试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贴心的学校后勤中心专门在学生公寓开辟了十几间安静的房间供学生们复试时使用。“网络畅通、环境整洁、灯光充足,再加上自己准备较为充分,我顺利通过复试,被哈工大深圳校区录取。”屈璐瑶说,“对于母校,我想说的太多,浓缩到最后就是两个字,感谢!”

最难舍的是餐厅里的味道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相宁,郭瑾昆和屈璐瑶同时选了“热心”。因为保研至北京理工大学,相宁在返校后有更多时间可以和同学相处、为同学服务。她报名成为维持校园生活秩序的志愿者,“岗位”就在虎峪校区的碧园餐厅。“能成为餐厅志愿者在毕业前为大家服务,我挺开心的。”相宁说,疫情防控让餐厅里不再热闹,但饭菜的香味依然让人感觉安心,“最难舍的就是餐厅里的味道,毕业前,我和舍友们选择在学校餐厅话别。”

随着全国疫情好转,再加上天气转热,许多人逐渐放松警惕,有些学生认为隔离在校园里就是安全的,出入餐厅便忽视了佩戴口罩。相宁的工作就是提醒学生进入餐厅必须佩戴口罩、排队、规范就坐,从规定出入口进出。遇到不听劝阻的学生,她会耐心解释这些规定的必要性,增强同学们的安全防范意识。“上课时间,我们做着毕业设计,就餐时间便来到餐厅维持秩序,我们正在用行动守护校园。回想起那段时光,真是充实而有意义。”相宁说。

离校前,相宁和舍友决定再去学校碧园餐厅吃一次饭,再点一碗实惠美味的砂锅面。她依然记得,早上同学们为了不迟到匆忙跑进餐厅打包早餐;中午卖米饭和面条的窗口总是排着长队;晚上的串串麻辣烫最是抢手。但是眼前的真实场景却这么不同:餐厅有规定的出入口,进入餐厅要测量体温;吃饭以外的时间必须佩戴口罩;电视机里不再播放新闻或者比赛,而是重复播放着疫情防控注意事项;窗口前“你争我抢”的买饭现象不再有了,而是间隔一米、秩序井然的长队……

这些都是作为志愿者的相宁最希望看到的样子,也是作为毕业生的相宁最特殊的回忆。在她眼中,用实际行动回馈母校,就是和“她”最好的告别方式。

与好友再来到篮球场“流汗”

在虎峪校区篮球场上,总能看见严佳宁的身影。虽然自称打得“一般”,但篮球依然是严佳宁青春中最耀眼的一抹亮色。离开熟悉的校园前,严佳宁再一次来到球场,呼三五好友,再入“战局”。

篮球能给严佳宁带来快乐,也是他排解压力的有效途径。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时,没日没夜的学习有时压得他喘不过气。“考研与高考不同,没有老师指引、缺少父母督促,学习的知识、进度、节奏都需要自己把控。一个人准备这些有时候压力真的很大,当我提不起力气学习时,就会选择运动,打上一个小时篮球,有利于缓解压力、调整心态。”严佳宁说,运动过后,情绪就会平和下来,他会趁机背一会儿政治题,“这时候记忆力特别好。”

通过努力,严佳宁考上了心仪的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离开校园前,严佳宁和几个好友再次来到篮球场“流汗”。远处广场上传来的歌声把他们带入了回忆——“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这首《小幸运》在2016年也是严佳宁入学那年大火,毕业在即,校园里略带离别的气氛为这首歌增色不少。走进校园小餐厅,严佳宁和同学们高高举起酒杯,为青春,为毕业,也为将来的无限可能,干杯!

山西晚报记者 武佳 通讯员 郭瑾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