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游戏解说西瓜视频,美女穿泳衣透明视频,比基尼勇士在线观看


小歪游戏解说西瓜视频,美女穿泳衣透明视频,比基尼勇士在线观看
小歪游戏解说西瓜视频,美女穿泳衣透明视频,比基尼勇士在线观看

《妈妈,对不起》

[日]松浦晋也 著

现代出版社

这是一本阿尔茨海默症看护日记,一经上市感动了无数日本读者。作者是日本资深记者松浦晋也,书中他用记者和儿子这样的双重身份,真实地记录了照护母亲的1000个日日夜夜,包括母亲的病情恶化过程、自己在看护过程中的心境变化——从无所适从到一度崩溃——和看护知识学习过程以及护理过程中无法避免的冲突和困难。

作者在书中通过对阿尔茨海默症的记录,回顾了自己与母亲的情感联系,进一步讨论了老后看护的问题,旨在带给同样面对看护问题的读者更多的鼓舞。

阿尔茨海默病,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我来说,简直再陌生不过了。这件事离我本人很遥远,离我父母很远,但是对于隔一辈的爷爷奶奶来说这件事一点都不算远。回到我自己,看这本书的初衷是它关于死亡的话题,通过阿尔茨海默病展示出来,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书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母子二人的心理变化。而我,也从这本书中收获了独一无二的有关生命的感悟。

这本《妈妈,对不起》的作者是一位日本中年人,有着自己喜欢的职业,但每天仍然忙碌奔波在城市的压力下,他就是我们普通大众中的一员,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奋斗着,同时也有远在家乡的父母对我们寄予的期望。

如书中描述:所谓子女一场,正如风筝与线,孩子是那向往自由的风筝,乘着风,向着天空奋力地翱翔;而父母是那条不粗不细的线,若即若离地牵着我们,有时风筝飞到尽兴时,甚至忘记线的存在,但当有天风浪太大,那风筝定会首先去找那条线,那个心里觉得一定会保护它的那条线。而我们也是如此。

整本书包含一条完整的时间线,从作者还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到母亲出现一些症状得去医院的确诊,到心里慢慢接受母亲患上阿尔茨海默病,到作者心里压力大到崩溃,到母亲身体逐渐出现的恶化,到作者第一次动手打母亲,到他不得不和母亲分开。作者这几年的经历,浓缩成一本几百页的书,每张纸的字里行间都是作者和母亲的亲身经历,都带着真实的经验,独特的感悟,这对读者来说也是一种参考。值得家中所有的老人和年轻人仔细阅读,以建立心理防线;也适合对未来迷茫不知所措的年轻人,提前来看一下老去的人生有多无力。我属于后者,但是却也有对前者的理解。

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保健品的章节。保健品不只在日本,在中国也很流行,老年人深信这些从讲座买来的三无产品能快速解决所有疑难杂症。当然作者的感悟来自,他收到亲戚的保健品,是让母亲试一试,而效果如何,不得而知。其实这就是病急乱投医,在慌不择路的时候,每一根稻草都是可以救命的,但结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有作者动手打母亲这部分的描写,让我感受到一个自身饱受折磨的儿子,长期处于自己身体、心理承受范围的边缘,最终失控的瞬间他打了母亲,反倒是母亲一直说着:“竟然敢打你妈妈?”这句话让我泪目。老人越老越像小孩,作者的母亲也不知不觉地变回小孩,面对自己的儿子动手打了自己,她也只是惊慌地重复着这句话。

如果你对自己的未来迷茫困惑,可以看看这本书。这本书没有一处鸡汤话,但文中真实的叙述反而充满了力量。书中对老年人患阿尔茨海默病的生活描述,只会让我们更加珍惜现在,更加珍惜拥有的一切!

七七月

《妈妈,对不起》书摘

我以为母亲只是“忘性大了”

明确意识到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母亲出了问题,是在2014年7月。起因是母亲说“存折找不到了”。

我陪她一起找,发现存折就在该在的地方。

我以为是她一时糊涂,但没过几天母亲又说“存折找不到了”。

我去找,发现存折还在该在的地方。

就这样反反复复,而且我注意到养老金账户里,最近的一笔汇入款被整笔提了出来。养老金每隔一个月汇入一次,每一笔都相当于母亲两个月的生活费,这么一大笔钱被一口气提光了,事情肯定不寻常。

我让母亲给我看她平时放钱的地方,可哪儿也没放着那笔钱。我给她看存折,问她“这笔钱去哪儿了”,她就说“没印象,我没动”。后来找了许久,不见了的那笔养老金终未现身。

似乎也没有被人骗走的迹象,总之至今下落不明。没准儿就待在家里的某个地方吧,我想。

这件事发生时,生于1934年(昭和九年)的母亲,已经80岁了。

在说到照护的话题之前,我想先简单介绍一下家里的情况。在护理一线冲锋陷阵的我,2014年夏天时53岁,未婚单身,在神奈川县父亲留下的房子里和母亲同住,同时打着纪实文学作家与科技新闻工作者的名号,靠采访和写作维持生计。

我是长子,下面有一个小我两岁、从事IT基础构架建设、同为单身的弟弟,和一个小我一轮、已婚、有3个孩子的妹妹。

弟弟现住东京,公事繁忙很难抽身;妹妹一家则侨居德国,在那边的企业里工作。换句话说,在照顾母亲这件事上,我并不能指望他们两个随叫随到。

意识到母亲出了问题,我也只是想:她毕竟80岁了,可能终于开始显老了吧。母亲一直以来都活力四射、富有主见,又懂得享受生活。

我的外祖父是海军军官,外祖母是地方名门家里最小的女儿,他们生下4个孩子,排行第二的是母亲。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外祖父母定居故乡,母亲从当地的高中毕业后,以昭和初期女子间罕有的情况,进入大学攻读英语专业。大学时代的母亲热衷观剧。毕业后,母亲就职于本部坐落于东京丸之内的某大财阀下属企业。后来,她和在报社里从事记者工作的父亲相亲、结婚,并遵从当时的社会风俗辞去公司职务,成为专职主妇,先后生下我们兄妹三人,将我们一一抚养成人。和大多数已婚妇女一样,母亲也曾因婆媳关系不和,在不休的争执后令婚姻一度陷入危机,但还是挺过来了。再后来,她靠英语能力办起了面向初中生、只招收几个人的补习班。英语班带来的些许盈余,让母亲在五六十岁的时候可以尽情在国内外旅行。父亲去世时母亲70岁。在那之后,母亲致力于参加合唱团,学打太极拳,学习法语、西班牙语、汉语,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

因为母亲的身体一向很好,从未得过什么严重的疾病,所以我们几个孩子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母亲会慢慢变老,不需要周围的人照顾照样可以长命百岁,然后利利索索地寿终正寝。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事后回过头来再看,早在2013年夏天,事情就已经有了苗头。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但在当时她已经开始嫌打扫麻烦,懒得收拾了。与此同时,牙膏、番茄酱、美乃滋等消耗品开始接连出现没有用完又开新一瓶的情况。想必是在冰箱里找不到之前用过的,只好不断拆开新的。后来等得知生病后,我在收拾母亲的房间时,找到一本她平时用来记录日程安排的手册,里面的内容中断于2014年的2月,那时候她就已经无法管理自己的生活了。

不仅如此,一向都要三餐吃好的母亲,自2013年3月起突然嫌做饭麻烦,晚饭变成了只吃生鸡蛋拌饭。

尽管已经有了许许多多的前兆,而且按时间顺序去捋便会发现状况是越来越糟的,我却认为母亲只是“岁数大了,忘性大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