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连衣裙穿什么内衣,男人最想听的骚句子,怎么让胸自然变大15岁


吊带连衣裙穿什么内衣,男人最想听的骚句子,怎么让胸自然变大15岁
吊带连衣裙穿什么内衣,男人最想听的骚句子,怎么让胸自然变大15岁

《听歌放酒狂》, 应奇/著,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2020年4月版

沿五十五号公路一路北上,中途转道三三八向东,只消一支碎梦,便是苏尔沃伦小港。乔哈纳指向对岸一片深秋的金黄,“厄尔内斯!” ——“看来道听不尽然全是渲染。”——委内瑞拉传教士后裔木刻般的脸略有松动,“当然,聆听亦是坚守。”面对橄榄绿封面,如是浮现最初的聆听。直觉一俟闪现,其固有的律动立刻搅起记忆的涟漪,在近乎不容转还的促动中浮向可能的表达。但是,此际亦指向一个更加紧迫的问题:聆听何以可能?

这几乎构成作品最为深沉的主题,而“风格问题”则是其最可理解意义上的外部显现。随笔?散文?“风景画册”?或兼而有之?显然,难以规制的品性本身吁求长久的聆听。于是,“风格”就从缜密的布控转向开放的吐纳,内化与外放在此共生相随。某种程度上,作者不经意的隐匿溶释了惯常的人际壁垒,也规避了对读者的筛取,这种隐显错致的文格折射出作者的某种深层权衡:在尽可能的灵动中巩固一种尽可能坚实的基底。由此,作品便在布里格式“手记”与马赛尔式“追忆”之间构筑起一个无形而倔强的兼听矩阵,唯在此直觉、意识与表达的三重矢量的促动下,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标题中的“放”所隐含的动感效能。风格从来不成为问题,因为风格必呈现为问题。

这种浮动的聆听或聆听的浮动在作品中幻化成一个重要的主题:海。从“漂洋过海”的近前,到“海天廖廓”的去远,一切畅叙与纵横皆摆置于此倾厚而绵长的听海中。听到海,就听到了世界。某种意义上,海之于作者,一如一道天然自处的经幡,其间镌刻着所有的光影浮沉。只稍作翻检,绸缎般流淌的经文俯拾即是:“湾城”、“港口”、“海岱山”、“海灯”、“流淌”、“海风”、“漂泊者”、“海天”、“定海”、“岛城”、“流荡”……语词无疑是心绪、心境、心性的当下映照,熙熙海上来,攘攘海中去,这是“况此相望”的自询,亦是“河汉当头”的高咏。依循海浪的音律,驻足两三点雨山,心系七八个星空,纵情与隐忍相生,恣肆与规限与共。某种程度上,这无疑是长久置身于舟岛的“身体图示”,同时也适切地象征着一种在实践汪洋里谁主沉浮的空悬情境。

事实上,“听海”必定落笔于某种深沉的基调。于作者而言,这种“深沉”甚或已然零落为某种暗嵌于语言涂层之下各式的“阴沉”,并且裹挟着某种只能看在眼里却无法付诸语词的倔强与冷肃。于是,它只能潜藏在作者的某次不经意的停顿、某刻的呢喃或低吟、某处无问东西的旁白或留白、某个莫可言喻的戏谑或讥讽。一切交往与过从根植其中。而对于作为他者的读者,无疑要面临一场“阴沉的摆布”:一旦踏入语词的江湖或江湖的语词,崩塌的眩晕将旋即吞噬所有的浅表与轻浮。对于作者,他者本身就是一个绝佳的试验场。“他者”指向交往与过从,而“他者的眼光”则指向表达与作品,它们无一例外地都被作者鉴识为某种供词或证言。书言人事,今是昨非,那些间或伴引的语词、篇章或著述从来都只是一种用来侦测反应逻辑的试剂或“提示物”。执于戏幻,抑或真着,都将坠入一片“视域”际会的迷乱。

诚然,种种视域交错的迷雾最终指向某种“自我认同”。于是,与他者眼光的纠葛就以一种外化的方式触及另一个关键主题:反应自身的轨迹与律动。倾听反应的声音,就此而言,作品本身毋宁就是一部反应的集成。毫无疑问,反应是情境相关的。在对每一帧情境定格的近乎显微式的聚焦中,作者显明了情境在种种伦理反应中的运作情形,同时伴随情境的位移,作者还揭示出关乎日常实践的一个永恒的规范性“背反”:反应无情境是空的,情境无自由是盲的。这种缠绕和亲疏在作品的两个重要的行动坐标中得到了明确的表征:行走与游水。“该去哪里走走”,此一问几乎贯穿整个作品。从教堂山下的石阶到哲学家小径的苔绿,从京城老态的烟华到沪上陆离的光影,从烟雨飘摇的江都到雾霭沉阔的涯岛,无一不在映照着作者离合有时、红尘无驻的苍茫心境。走出便是回返,而首要的回返之途无疑是那些或古朴、或光鲜、或雅致、或市井的大小书肆。于是,略显宿命地,在彷徨隐遁的时分全心投身于别人的眼光。行走,止于他者。

相较于走动中无可规避的胶着与狭促,游水则更具情境反应的从容恬淡。作者不惜笔墨地描绘了一幅幅漂然流荡的戏水画卷,那些泛着波光的灵动词句无不隐露着从善如流的纯真和安之若素的虚怀。游而非泳,既是迎纳也是限界,天水相接的恍离最为适切地印证着依赖与自主的原始相合。自由是“情境中的自由”,同样,唯在自由中,情境方能从耗散的混沌中聚敛其相。水波荡漾,无疑是情境认定之最为自然的姿态,也是置身于情境边缘之最为坚实的一刻。在无所终途的畅然摆荡中,逢遇了所有的回旋、盘桓与等待,这是一场关于聆听的聆听。就此,游水无疑是听海之客观弦音的具身化展露。更重要的,在双臂温厚的迎送中根植着某种强健的力量,它在聆听与反应的镜面中被映照为一股磅礴生动的“爱信”相合的意志力,后者既可在特定情境中成为当下即发的果决,也是流转于情境间的不断需加承纳的伦理锻塑。情境反应,若果真有其“逻辑”可言,便是一种经由意志与信念交奏生成的伦理音律。

“纽伦堡审判应该是德意志的一部分”,诚然,因为审判是意志的一部分,而死亡是审判的一部分。于是,死亡与意志相连,这点构成作品一个引人瞩目的变奏。“人在旅途中”,“人在寓所中”,白日吞焰,深夜咯血,无不交错着作者满腔向死的深情与苍凉。死亡既宣告了此岸意志的终限,也昭示着彼岸审判的发动。于是,在此便蛰伏着某种浮寄孤悬的难言之隐:死亡是他者的死亡,死亡自身便是绝对的他者,因此意志的沉眠终究无涉于可能的审判。作者对此清醒有加,在最大限度地克制情感的同时将笔锋移向他者的目光,从而在交叠、接续、择取、抑或转化中显示死亡本身的尊严。于是,死亡即隐喻,它们共享天然的亲和与决绝。对于作者,真正重要的乃是向死而生,“让本然之生机如如呈现”。面对“惊慌的镇定”,这是一种作为死之“异端”的坚毅:“以往生活,已成云烟,然而我未曾倒下”。背靠死亡之际,走上“放生”之途。

恰如生命休止一刻那无法承受的轻柔,雄浑深沉的海浪交响最终落定在一处余味悠长的泛音,犹如深谷岩尖的一滴冰凉。其晶莹粼亮一如三零一道旁的金色麦芒,那是一种定格了的光芒,是灵动与锐利相济的典范。“春天正在逐渐消逝”,唯有在起承俯仰一刻才能感到生命自身的光照,因为“离不开的,只有自己的影子”。听,那便是梦落地的声影。

2020年7月10日夜,湘江西畔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分享到